設計癖 - 關注設計癖 提升幸福感

注冊 X

設計癖 - 關注設計癖 提升幸福感

登錄

忘記密碼?

登錄 X

設計癖 - 關注設計癖 提升幸福感

郵箱注冊

《設計癖免責聲明》

密碼找回

取消

抗擊新冠肺炎戴口罩、多洗手,真的有用么?

戴口罩、勤洗手,一步都不能少!

文章轉載自:意外藝術

ID:yiwai11

原創:意外藝術


今年的春節有點不一般。
除了在家閑到長蘑菇外,幾乎每個人都把抗擊疫情的要訣牢記在心:
戴口罩、勤洗手、注重隔離、不要聚集……
大家都在期盼這場瘟疫早些過去,所以遵照“指示”,積極響應,也可能有些人心里犯嘀咕:堅持這么做真的有用么?
其實,人類與“疫”的戰爭,已經打了許多場,或許過程慘烈,人類仍一次次戰勝瘟疫,取得了勝利,靠的就是這些樸素的措施。

 

01?古人的「戰疫日記」

瘟疫傳播能力強,會造成大面積病亡,一旦擴散開來就很難抑制,是人類文明的頭號殺手。
從讓這一代人印象深刻的03年的SARS、今年的新型冠狀病毒,就可見瘟疫對人類留下的創傷之深。
正因如此,古人對這個“大麻煩”的記載,也顯得格外的多和沉重。
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之中,就出現過“蟲、蠱、瘧疾、疾年”的記載。

甲骨文中的“蟲”,圖片來源UP主京塾堂

曹植《說疫氣》描述當時疫病流行的慘狀:“建安二十二年,癘氣流行,家家有僵尸之痛,室室有號泣之哀。或闔門而殪,或覆族而喪。”
瘟疫面前人人平等,才華高也不是萬能護身符。
大詩人杜甫曾患過瘧疾,也就是由瘧原蟲引發的一種傳染病,俗稱打擺子。

他就曾寫過詩,記錄自己瘧疾發作的情形,例如:
“三年猶瘧疾,一鬼不銷亡。隔日搜脂髓,增寒抱雪霜。”
——《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適、虢州岑二十七長史參三十韻》
疫情一次比一次兇猛,老祖宗們打贏與瘟疫的戰爭,靠的不是啥靈丹妙藥,而是跟現代所差無幾的樸素方法。
那些方法經典又有效,貫穿了人類的防疫史,挽救了許多條鮮活的生命。

 

02?瘟疫面前,誰是希望

 

?注意衛生

新型冠狀病毒,主要通過飛沫傳播,所以戴口罩、勤洗手、注意個人衛生、不要隨地吐痰,打噴嚏時遮住口鼻,就成了切斷病毒傳染源,控制疫情的重中之重。
注意衛生這個樸素而經典的措施,咱們老祖宗早就開始實施了。
先秦時期,盥洗時舀水用的器具匜(yí),甚至是非常重要的禮器。
故宮博物院就藏有一件西周時期的叔上匜,是鄭國的大內史叔上為其女叔妘做的陪嫁品,除了重要的祈福寓意,想必還包含了老父親叮囑女兒好好洗手的意思。

圖片來源故宮博物院

《禮記·內則》規定:“在父母舅姑之所……不敢唾洟。”早早在幾千年前,不隨地吐痰就已經成為好的習慣,甚至是一種禮節性的行為。
就像現在,如果你大聲咳嗽,隨地吐痰,還不戴口罩,甚至會被家人們大義滅親,親手舉報。
《禮記·內則》中記載:“凡內外,雞初鳴……灑掃室堂及庭。”可見,古人早上起床后,要先把室內外打掃一遍,保證室內的清潔衛生。
諷刺晉昭公的《詩經·唐風·山有樞》中,出現過“子有廷內,弗灑弗掃”的詩句,說明庭院和房屋如果不好好打掃,是會被人鄙視的。

詩經《國風·豳風·七月》中有詩句“穹窒熏鼠,塞向墐戶”,是在告訴大家,如果有鼠洞,就要趕緊把它塞住,如果有老鼠藏匿其中,就要用火把它熏出來,門縫上下,也要仔細封好。
老鼠和染病者的體液等一樣,都是能攜帶病菌的傳染源。
注重衛生,切斷瘟疫的傳播鏈條,這點古今的防疫手段明顯是互通的。

 

拒絕傳染,從隔離開始

疫情嚴重,所以政府呼吁大家不要出門,盡量減少聚集,這樣如果真的有了感染者,能夠盡量減少感染的機會。
一些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,出入都要量體溫并登記,為的就是針對瘟疫的傳染性,盡量控制感染人數。
在這個特殊時期,偷偷“聚堆兒”的,都相當于“罪人”。

在古代,為了控制瘟疫,也常常會采取隔離病人的措施。
《漢書》中記載:“民疾疫者,舍空邸第,為置醫藥”,可見漢代就已經有設立隔離區域,控制疫情的措施。
《晉書》中也寫到:“永和末,多疾疫。舊制,朝臣家有時疾,染易三人以上者,身雖無病,百日不得入宮。”
說明這時候對瘟疫的隔離要求更加嚴厲,只要密切接觸過病人,哪怕沒有發病,就不準入宮。

這恰恰說明了最近特別注意“從武漢返鄉,或是接觸過疑似或確診的新型肺炎患者”的必要性。
南北朝時期,太子長懋等人曾設立了專門的病人隔離機構——六疾館,用來隔離患上瘟疫的人,以控制疫情。
這大概就是古代版的雷神山、火神山醫院。

 

輩出的名醫

未被感染的人注意防護,已被感染者一定隔離,除此之外,抗擊瘟疫的重擔,就落在了一線醫護工作者身上。
這次我們與疫情的戰爭,有84歲逆行向武漢的鐘南山,還有無數奮不顧身與死神搶人的醫護人員。

歷史上每當疫情爆發時,總有醫者挺身而出,站在抗疫第一線庇護萬民。
醫圣張仲景在《傷寒雜病論》的序言中寫過,因為疫病,自己失去了將近一半的宗族親人。
于是“感往昔之淪喪,傷橫夭之莫救,乃勤求古訓,博采眾方”,積極行醫,救治民眾,寫出《傷寒雜病論》,為日后的疫病治療打下基礎。

圖片來源網絡

晉朝葛洪《肘后備急方》對瘟疫也有論述,還單獨開立“治瘴氣疫癘溫毒諸方”一章,記載了辟瘟疫藥干散、老君神明白散、度瘴散、辟溫病散等治療、預防瘟疫的方劑。
唐代名醫孫思邈在《千金要方》中,總結了許多治療傳染病的方劑,還提出用熏藥法進行空氣消毒、向井中投入藥物給水消毒等消毒法。

孫思邈畫像,圖片來源網絡

這些醫生惠及后世的經驗,都是從一次次與瘟疫對抗,一次次行走在危險之中得到的。
從古至今,他們都值得我們最高的敬意。

圖片來源網絡

過去幾千年里,瘟疫一次次席卷而來,對人類造成一次次傷害,卻又一次次像潮水一般被擊退。
這次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,但只要我們堅持住,就一定能迎來曙光。
無需懷疑一直宣傳的措施的有效性,除了堅持抗疫措施,現在更應該讓人的溫情與關懷綻放光芒。

就像加繆在《鼠疫》中寫到的:
“即使世界荒蕪如瘟疫籠罩下的小城奧蘭,但只要有一絲溫情尚在,絕望就不至于吞噬人心。”
*本文參考來源
[1].《防疫極簡史》博物館丨看展覽
[2].《中國古代防疫資鑒》 梁峻 中國中醫藥現代遠程教育
[3].《中國古代消毒與防疫辦法簡述?》 高明明 安徽中醫學院學報
本文圖片來自網絡,如果對內容版權問題有所疑問,請隨時與我們聯系,如遇侵權問題可聯系我們做刪除處理。

 

你此刻的心情

  • 13

  • 0

  • 1

  • 0

  • 0

版權聲明: 凡本站注明來源非設計癖的文章,目的在于傳播,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站無關;凡本站所發布的圖片、視頻等素材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僅供學習與研究,如果侵權,請提供版權證明,以便盡快刪除。

留下評論 全部評論(0)

国电电力股票行情